计数器 现在的阅览人数: Gloomy laboratory:【普獨】對爬墻的小孩要采取適當的措施(R-18,痴漢普出沒注意)PART.1
=_,=神啊,後天仙四本截稿我却在這裏寫普獨是怎麽回事……
這叫什麽?工口練筆?沒錯……好吧這就是工口練筆=_,=。
先說好這篇我完全是爲了H在H……爲了嘗試各種工口情節而寫的,劇情算個毛……
而且阿普是個變態!大變態!痴漢普出沒注意!
浴室PLAY注意,放置PLAY注意,道具PLAY注意,SM注意!
而且所謂甜……只是因爲沒有梗去虐罷了……
或者更適合叫爛白死蠢純工口文 = =?
以上,防雷!


吉爾伯特•貝什米特,目前是S全開狀態。
他弟弟出完任務回來,一臉疲憊的走進門也不跟他打招呼,但是他弟弟不在家的這段時間他可是寂寞的要死。最最重要的是,他弟弟有些异常。
他弟弟一言不發的進門就去洗澡,吉爾伯特一如往常(?)的從門縫裏偷窺,你猜他看到什麽?紅色的痕迹,從脖頸蔓延到肩胛甚至腰際和大腿……WEST你到底是去哪里出任務這個樣子回來啊,哥哥很傷心!
吉爾伯特•貝什米特,目前很確信一件悲慘的事情,他弟弟爬墻了。
他可以想像某個人從背後抱住他親愛的弟弟,在肌膚上啃咬吮吸,讓那些紅色的小突起遍布全身,他甚至可以想像他弟弟那時候的表情,充滿情欲的潮紅的肌膚。
可惡,本大爺在家裏這麽寂寞到底是爲了什麽!
吉爾伯特抬起手擦乾淨鼻血,惡狠狠的從背後撲過去。

“哇,哥,你幹嘛!”
還正在洗澡的路德維希當然是沒有防備,他S狀態全開的哥哥隨手扯過一根毛巾,從背後縛住了他的雙手。路德維希被突如其來的按壓在潮濕冰冷的浴室地板上,他哥哥伸手關上了還在噴灑水花的蓬蓬頭,就這樣繼續將縛住弟弟雙手的毛巾捆綁在背後的水管上。
現在他弟弟正赤裸著跪在地上,仰起臉來幾乎憤怒的要破口大駡。
“你發瘋了,快給我解開!”

嘖……這真的是,夢一般的場面啊……
吉爾伯特覺得腦中血氣上涌,但最後還是擺出了有些戲謔的笑容。
“對待不聽話的孩子,就應該采取適當的措施。”
在充滿水汽的浴室裏走動會發出潮濕的回音,尤其是穿著厚底的軍靴的這種情况,故意發出讓人緊張的脚步聲,吉爾伯特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近他弟弟。他其實很喜歡欣賞他弟弟在他每一次放下脚步時顫抖的樣子,讓人受不了的肌膚顫抖的弧度。
純黑的皮質手套輕輕的點上他弟弟的唇,他甚至把手指伸了進去,他弟弟難受的嗚咽出聲却依舊不能說出一個字。他就是在這個時候伸出脚踩在路德維希的胯間,嘛……他有好好注意力度就是了,他弟弟就是在這個時候忽然咬住了他的手,不過戴著手套他幷不覺得很疼,他其實更願意在這個時候細細欣賞他弟弟條件反射的閉眼時睫毛顫動的幅度。
然後他掰開弟弟的下顎,取出自己的手。

“哥,快鬆開……”
他弟弟的聲音帶著低低的喘息。
“你瘋了麽,突然這樣子……很痛啊……”

突然這樣子?才不是呢,這是爬墻的懲罰啊懲罰懲罰!
心裏這樣賭氣嘴上却偏偏不說,吉爾伯特稍微在脚上再加了一點點的力,然後他弟弟再一次顫抖了起來,那帶著痛意的聲音是不是相當的煽情?
“鬆開?”
他笑笑。
“鬆開哪邊?手上,還是這裏?”
他一邊說著用鞋尖輕微的去撥弄那已經有些硬挺的地方,他忍不住的發出笑聲。
“明明挺喜歡的嘛,WEST。”

“才不……喜歡。”
路德維希喘息著搖頭,被縛在身後的雙手有些發麻,屈膝跪在地板上的姿勢久了也會難受,膝蓋尤其的疼,但最重要的還是……他的確有了反應,這是不爭的事實。吉爾伯特終于還是移開了脚,移開了之後那挺立的地方終于一覽無餘,他弟弟尷尬的紅了臉。
“所以說快給我解開!這個姿勢很痛啊!”

“嘛嘛,那換個姿勢不就好了。”
他哥哥這麽說著輕推著他的胸膛讓他向後跌去,現在姿勢變成了坐在地上,手上的痛還是一點都沒减少,只不過膝蓋好點罷了。
這算哪門子的體貼?
尤其是這樣的姿勢根本無法幷攏雙腿,姿勢較之剛才甚至更加的……難爲情。
他哥哥在這個時候蹲下來故意朝著那裏看,路德維希嘗試著掙扎却毫無效果,他哥哥的視綫更讓他覺得羞耻。
“呐呐,WEST,淌出來咯……那裏……”
順著他哥哥的視綫他向下看去,才看了一眼又馬上別過頭。拜托身體不要那麽誠實好不好,嘴上說著不要那裏却濕嗒嗒的算怎麽回事。
才稍微有些走神,立刻被某人惡意的行爲驚得一聲驚叫,毫無預警突如其來的伸入攪動,一下子就是三根,幷且他哥哥甚至懶得摘下手套。這果然還是太……吉爾伯特無法從弟弟的臉上移開視綫,潮紅的面頰濕潤的眼眶,每一次攪動時搖晃的幅度都讓他覺得心曠神怡。
媽的,老子的弟弟太萌了,媽的……
但是爬墻是絕對不能原諒的,哥哥很傷心,哥哥要懲罰壞孩子啊。
所以他繼續在弟弟身體裏探索著,他弟弟發出哀求的聲音讓他停止,但最後他弟弟的聲音完全變了調……那算不算太過煽情的嚶嚀?
已經不由自主的投入其中了嘛,WEST那傢伙。
吉爾伯特•貝什米特,S全開狀態的時候還不想太快的讓他太他媽萌的弟弟舒服起來,這畢竟還是個懲罰游戲。

路德維希在身後突然空虛的那一刻稍微的有些不滿,但是立刻就爲自己的瞬間心情而感到無地自容,終于有力氣開口斥責他哥哥,他當然也不會放過這個逃出魔掌的機會。况且這一切都太過于突如其來,喂喂,誰告訴一下他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他必須得變成這個樣子啊!
“所以說哥你到底……哇哇!!!你想幹什麽!!!”
人生還有什麽比連一句質問都還沒說出口,就看見他哥哥翻箱倒櫃的回來然後手上亮閃閃的一把跳蛋還有很多那啥啥啥更悲慘的麽?而且這些到底是哪里來的,背著路德維希某人到底私藏了多少東西?

“那什麽,弗朗西斯每年聖誕節都會送很多來,一直想試試來著……”

“聖誕節幹嘛送那個,啊啊啊啊,等等你別真的……啊嗯……”
目前是塞入了第一個,他哥哥緩慢的打開了跳蛋的開關,完全沒經歷過這種事情的路德維希暫時的對那種體內小幅度的震動感到無所適從。身後被縛住的手腕幾乎發麻,他哥哥在這種時候還不忘繼續挑逗他已經完全濕透的前端,按壓,撫摸,套弄,最後終于不可抑止的噴發出來。
白濁灑在地板上,顯眼到刺眼的地步。
還沒從高潮中回過神的悲慘的路德維希的眼前又是他哥哥惡意的笑臉。
果然最喜歡這個表情了,忍不住的想沖上去熱烈的愛撫,想吻住弟弟的唇,想和弟弟的舌拼命的交纏,但是呢……
懲罰還沒有結束。

他考慮著是不是現在塞入第二個,反正這種東西他有的是。

“呐,我說WEST,要不要再來一個?”

“你瘋了!到底在幹什麽!突然這樣子!”
路德維希自然是不會明白他哥哥心裏的小算盤,不過就算他知道他也絕對阻止不了他哥哥,况且他現在的模樣只能讓他的白痴哥哥更加的想要……欺負他。
哎呀,快點用潮濕的眼睛注視著我,然後用甜膩的聲音求我嘛,拜托啦WEST……哥哥現在好想看你這副樣子啊,而且說什麽都是你的錯,爬墻不該所以懲罰有理。所以呢……再讓哥哥看到那樣的表情吧,于是就……第二個萬歲~

“喂,我說又來……啊啊……有完沒完啊……混蛋哥哥……”

“嗯嗯……啊……可惡……”

“等……等等……你不會是打算再,不可能的!!喂喂!!!”

完美!
看著這一刻裝點完成的弟弟,吉爾伯特簡直想開上好的啤酒爲自己聰明絕頂的腦袋慶功。那什麽……無力的張腿坐在浴室地板上,身體隨著三個跳蛋一起微微震顫,他哥哥沒有忘記在性器上也綁上一個,日耳曼人的白晰皮膚染透了情欲的潮紅,難耐的粗重呼吸以及夾雜著呻吟的喘息。這這這這……簡直是藝術品,創造出這樣完美畫面的吉爾伯特大爺簡直是天才藝術家!他本人是這麽想的。
下一秒他簡直快要忍不住撲上去的欲望,但是一方面捨不得破壞這美麗的景致,另一方面……這畢竟還是個懲罰游戲。所以他狠了狠心轉身就走,弟弟啊不是哥哥不好是爬墻的你的不對啊,灑泪……

“WEST,就這樣呆到明天早上吧,晚安哥哥愛你祝你好夢SEE YOU TOMORROW~”

……
……
……

現在誰來通知一下路德維希先生“SEE YOU TOMORROW”的真實含義,是否跟“來世再見”有某種意義上的緊密聯繫?


—TBC—

= =其實這純工口有啥好TBC的……接下來不過還是工口罷了……
但是好晚了謝特我想睡覺= =,所以阿西你也晚安,我明早上起來繼續=_,=【笑】。
不過話說這樣的阿普好想打吧,果然好想打他是吧,好欠打啊真的好欠打!
不過……其實這樣的工口也很有趣=W=?
XDDD不管了明天繼續,我一人樂的太HIGH了!

來世再見!啊不,SEE YOU TOMORROW~❤

留言:

它果然是……沒有梗的||||||
倫家要後續咩TVT
乃倒是快点在这更新啊......
LP那里我RP不够啊......
QAQ这文太萌了……【脸红跑开

发表留言

  • URL
  • 留言: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http://jokieliu.blog126.fc2blog.us/tb.php/15-d3bd1d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