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数器 现在的阅览人数: Gloomy laboratory:【普獨】對爬墻的小孩要采取適當的措施(R-18,痴漢普出沒注意)PART.2
=_,=上一篇工口的补完~
—GO ON—

啪嗒——

那扇罪惡的門竟然真的關上了。
于是現在的狀况對于路德維希來說,更加的糟糕。三個跳蛋不停的在身體裏製造令人無法忍受的刺激,從頭到尾的,不停的。空曠的浴室裏只剩下他的喘息聲以及令人難爲情的震動聲音,如果真的要這樣待到明天早上……
但是太陽東升西落畢竟是自然規律,第二天早上還是來了,于是說……可憐的悲慘的路德維希先生的的確確那樣待了一夜。

“早安,WEST,昨天有做個乖小孩嗎?”
他白痴的哥哥打開門,看到的是讓他後悔幷且有些心疼的一幕。

手被縛住以至于動彈不得的他的弟弟此刻無意識的坐在原地,地板上或新或舊的白濁液體證實著那個難熬的夜晚他到底多少次獨自迎來不自禁的時刻。這個時候能够睡著或者說……暈倒,大概是因爲跳蛋的電池終于耗盡。
嗚哇,WEST抱歉做太過火了。
吉爾伯特趕忙過去扶起他弟弟,解開背後的束縛,把他弟弟摟在懷裏。
他弟弟在這個時候醒了。

“喂,還想幹什麽……”

“哇哇,WEST我錯了我不該,原諒我吧我再也不放下你走掉了!”

“少來,離我遠一點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我不行難道別人就可以嗎?”

“誰都好,你這傢伙趕快離我遠一點!”

誰都好?竟然是誰都好????
WEST你……你太傷哥哥的心,結果說到頭你果然還是爬墻了爬墻了,與其讓你誰都好還不如……傷心的哥哥一旦爆發是堪比哥斯拉的存在,路德維希决定在能寫字的第一時間將這一條記錄在工作日志裏。

“喂……你又……”

在吉爾伯特再一次撫上自己性器的時候路德維希本能的想掙扎,但雖然現在手上的束縛已經被解除,但精疲力竭的路德維希根本無法掙脫哥哥的懷抱。纏繞在性器上的跳蛋被輕輕解下,替代之變成哥哥的手,明明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性器却在這個時候被迫著一點點的抬頭。
被徹夜折磨的身體此刻變得异常敏感,他哥哥的手所到之處都被撩撥起一陣戰栗。最後他哥哥的手伸向他後面,那裏延伸出的三根粉紅色小繩讓他覺得極端的羞耻。他哥哥故意的緩慢的扯住其中一根,一點一點的向外拉扯,雖然已經是沒電的狀態,但是其間牽扯快感簡直讓他忍不住呻吟出聲。

“哈啊……別這樣……”

“那讓它們就呆在裏面就好嗎?”
他哥哥輕聲說著,輕輕咬上他的耳廓。

“不……不是……”
他覺得自己也許快哭了,第一個跳蛋被扯出的時候他幾乎忍不住的抓緊了哥哥的肩,然後是第二個。第二個第三個被扯出來時他哥哥幷沒有像起初那麽刻意的去放慢動作,身體裏的負擔總算被卸下,他幾乎是癱倒在哥哥懷裏。
一副終于安心的模樣,該說是不會吸取教訓麽。
他哥哥才沒有覺得够了,惡意的唇再次咬上耳廓,他喜歡聽弟弟驚喘的聲音。
“WEST真是太可愛了……”

“呐……我想進去……”

啥?啥啥?
路德維希現在極度的懷疑自己的耳朵,這個傻瓜該不會是認真的吧……不,不會真的打算讓他就此歸西吧。
“別……別開玩笑混蛋,快放開我!”

“才不是開玩笑,WEST……這裏一張一合的,也很想要吧。”
那只罪惡的手再次在身後惡意的撫弄,一整夜都沒有休息的地方此刻敏感的讓他覺得任何碰觸都是一種强烈的刺激。他哥哥將他放下,讓他的背抵住浴室的墻壁,然後掰開他的腿。他哥哥熾熱的性器抵住他,一點一點的向裏面推移,他在這一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在浴室裏發出那種聲音聽起來會特別的……淫蕩。
“WEST你好熱……太棒了……一整夜都還,這麽緊……”

“混蛋……啊嗯……你又……快給我出去!”

“全部進去了,WEST你好棒……”
忍耐的過久,以至于尺寸比平時還要可怕的他哥哥的那根目前是整根都沒入弟弟身體的狀態。路德維希終于在這個時候忍耐不住的叫出聲,他哥哥甚至刻意的不斷變換角度的衝撞,讓他無力招架的只能發出斷續的呻吟。
這……這算是什麽啊!
突然的莫名其妙的沖進來玩弄別人的身體,然後以那種狀態丟下自己整整一夜,之後不但完全沒有反省而且還變本加厲的對虛弱的人施暴,路德維希現在非常懷疑自己的哥哥到底還有沒有一點叫做人品的東西。
但最關鍵的問題是,這個時候不但沒有反抗還甚至算作沉溺其中的自己算怎麽回事?
他哥哥挪開他捂住嘴的手,吻著他的唇,伸手撫上他的性器,然後不斷的進攻。吉爾伯特實在是感謝上天給了他一個萌到人神共憤的弟弟,他愛他弟弟的一切的一切,在冰冷的浴室裏呆了一整夜,他懷疑弟弟有些輕燒,身體裏的熱度簡直讓他快要融化進去。
“WEST……你太棒了……”

“住口……啊啊……那邊……可惡……”

背後的墻面太過冰冷,他哥哥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體貼(?)的摟過他,現在路德維希更像是和哥哥擁抱在了一起。這個姿勢似乎也更有利于某個凶器更深入他的內部,他不由自主的跟隨著哥哥的節奏擺動著腰肢,在浴室裏回蕩著令人難爲情的拍打聲。
他哥哥就是在這個時候再次注意到了路德維希脖間的痕迹,在這種時候顯得過于的顯眼甚至于刺眼。他不自禁的咬了上去,有些狠,唇上有腥甜的氣息,他的弟弟也發出了輕微的痛呼。
“WEST……這個地方,還有誰進來過?”

“才沒有誰……啊啊……”

才沒有誰,我才不信呢WEST你騙人,哥哥好傷心。

“啊啊啊啊啊!!!你不要突然……太……”

突如其來的那種包含著嫉妒的衝撞根本無法招架,路德維希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只能隨著哥哥的動作一起陷入到狂熱的情欲裏。
無法自拔……



(請把場景代換成完事之後的兄弟共浴 = =)

“所以說你以爲那是什麽?”

“吻……吻痕。”

“傻瓜,去叢林出任務被蚊子咬了已經够慘了,爲什麽還要被你施暴啊!”
路德維希抬起手想給某人一個爆栗,可是無奈連抬手的力氣也沒有。
最後他自暴自弃的仰躺在浴缸裏。
“差點以爲會就這樣歸西……。”

“嗚哇,WEST不要生氣啊,哥哥錯了好不好!!!”

“那麽,”
想了一陣子,路德維希微微一笑。
“在我沒消氣之前,請•你•暫•時•離•我•遠•一•點 !”

從此,吉爾伯特•貝什米特,男,XXX歲,開始了持續一生的禁欲生活。



—(僞)END—







(次日夜)


“混蛋!我都說離我遠一點啦!!!!!!!!!!!”

“忍不住啊WEST!!!!!”

“啊啊啊啊啊啊混蛋……不要進來啊……!!!!!”

有個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哥哥是一件悲慘的事情。
唔,是的。




—FIN—

後記:
噗——
這是什麽?這是什麽?誰來告訴我這是什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癲狂!
不是吧,媽媽啊,我啥時候下品到這個境界了,純工口能寫上五千字我到底是什麽作出來的哦謝特!阿普我已經和你一樣下品了,來吧我們一起去找阿西【被毆。
我還是想說,痴漢阿普好啊!痴漢最高!好不容易不寫虐文了,結果一寫就是純工口嗎?我的人生到底是怎麽了?誰來救救我!一看到阿西就想推倒,我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怎辦怎辦!阿西你離我遠一點,不然你會死會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UT順便泪目一下還有三天獨受工口本《哀的美敦書~ultimate~》預定截止,想要通販的姑娘們趕緊的預定吧,因爲我估計淘寶只拿來收款了,網店不開了……因爲印量不够啊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跪地。
啥?你要公式站?我簽名裏就是,我不想貼了,到此爲止白比TUT。

以上

留言:

=3=痴汉好。。。。【本来想说“让工口来得更猛烈些吧”。。。掩面。。。。】
【脸红跑开】

看到最后我笑了。

发表留言

  • URL
  • 留言: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http://jokieliu.blog126.fc2blog.us/tb.php/16-e0863f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