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数器 现在的阅览人数: Gloomy laboratory:【法獨】人生充滿意外的短打11篇(俺是全年齡治癒系的)
前言其實就是廢話:
最近忽然愛上了法獨=//////=【掩面】,然後忽然很想寫法獨。
結果盆友們說:“法獨,那又是個大虐。”
沒錯……歷史上來說法獨的確會虐死人,但是我偏偏想寫甜文怎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
想看虐文的盆友可以X了,這個是甜文治愈文甜到死真的。
所以……就……嗯……這樣了……【掩面
【名字】



吉爾伯特·貝什米特不知從哪裡帶回來的那個孩子。

他喜歡那日耳曼孩子的金髮和白皮膚,不過他更喜歡那眼睛。

真是漂亮的眼睛,蔚藍的,一瞬間像某個傳說中會引人沉溺的海洋。

關於那個孩子,弗朗西斯沒有多問。



甚至,懶得去記那個叫做德/意/志帝國的高傲名字。



【遠觀】



“他是我的生命。”

“我的驕傲。”

“我為之奮鬥的目標。”



吉爾伯特這麼對弗朗西斯說,然後牽著那個孩子的手,留給弗朗西斯一個迎著夕陽餘暉的背影。



“傻瓜。”

弗朗西斯在確定那個笨蛋哥哥聽不到之後淡淡的把那句吐槽說出口。

“那隻是個孩子罷了。”



【再會】



絕對是吉爾伯特的教育方針有問題。

弗朗西斯皺了皺眉,那個有著漂亮眼睛的孩子和現在這個健壯結實的軍人,到底是怎樣的量變導致了現在的質變。

不過他善於尋找美的眼睛並沒有錯過那梳得一絲不苟的金髮,以及那整齊的軍服,甚至於高傲冷漠表情下的禁欲美。



“您好,法/蘭/西先生。”

他伸出手。

“我是路德維希。”



沉溺于新的美感的弗朗西斯當然不會在意其潛臺詞是“您永遠的對手和敵人”。



【約會の1】



如果是德/國人和法/國人的一場約會。

那麼我們會有如下猜想。



德/國人先到了,法/國人拎著玫瑰花出現在靠著樹幹等待的德/國人身後,從左側的臉頰給一個突如其來的吻。



“呃……!”

德/國人果不其然的紅了面頰。



“久等了,親愛的德/意/志。”



【約會の2】



如果德/國人和法/國人這場約會并不是德/國人先到。

那麼我們還可以繼續猜想下去。



法/國人拎著玫瑰在樹下等待著,幾分鐘之後德/國人氣喘吁吁的趕到了。

他跑的有些上氣不接下氣,此刻正彎腰扶著雙膝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你遲到了哦~”

可以聽見法/國人故意的戲謔的語調。



“抱歉,臨時工作上的一些事情……呃……?”

猝不及防,德/國人又被襲擊了面頰。



“遲到的補償~”

“親愛的德/意/志。”



【約會の3】



如果我們設想德/國人和法/國人的這場約會持續下去。

那麼拎著玫瑰的那位該在什麼時候送出去他的玫瑰,以及和玫瑰一樣浪漫多情的他自己。一向都很浪漫多情的擁有者玫瑰色人生的那位法/國人,會不會在這一刻有那麼一點點的躊躇?



“啊,你的手?”

謹小慎微的德/國人在法/國人還沒決定好時機的時候,先發現了法/國人由於躊躇太久不自覺的緊捏著玫瑰花束,被花刺出了小小的血流。

德/國人皺著眉拉過法/國人的手,用紙巾包扎的時候順手接過了玫瑰。



結果浪漫的玫瑰被毫不紳士的送了出去。

法/國人幸福的苦笑著。



【就餐】



有個老梗。

是說德/國人去法/國人的餐廳吃飯,法/國人會很輕易的發現那個人是德/國人。

發現了之後浪漫多情的法/國人就很開心的去向異國人搭訕,并欣賞著異國人局促窘迫的表情。



“所以說你那時候就知道我是誰了對么?”

德/國人一副被騙了的表情。



“不。”

法/國人回答。

“我那時候只是覺得你戳土豆的樣子特別可愛罷了。”



現在也一樣。



【吻】



法/國人是天生的接吻高手,他甚至很自豪自己可以用舌頭給櫻桃梗打結。

但是碰上德/國人之後他覺得要施展自己的吻技,首先得讓某人願意張開唇。



“怎……怎麼可能!”



然而德/國人的抗議剛好給法/國人一個可鉆的空檔,法/國人靈敏的舌鉆了進去。



“謝謝招待。”

法/國人滿意的笑著。



【情人節】



“聽說你家開了情人節特快專列?”

法/國人微笑著對德/國人說。

“不間斷行駛兩個小時,期間可以隨意和陌生對象交談,每隔五分鐘換一次對象,如果對對方有好感可以交換彼此的電子郵件?”

“這充滿挑逗性的行為可真不像你的作風。”



“呃……這隻是上司的決定。”

德/國人的臉紅的厲害,像被發現情書的中二學生。



“爲了避免你上錯車,這個情人節我們去巴黎吧。”

法/國人將頭埋在德/國人肩上。

“我親愛的德/意/志。”



【冬日】



“啊啾——!”



德/國人剛剛打了一個噴嚏,法/國人就關切的湊上來。



“你感冒了?”



“啊……圍巾被意大利戴錯拿走了,估計有些著涼……?”

德/國人將大衣的立領再往上提了一些。

法/國人卻忽然湊上來,伸手環住了德/國人的肩,再將自己的長圍巾裹一半在德/國人脖上。



“還冷么?”

法/國人在耳邊說。

“我親愛的德意志。”



【尾聲】



“吶,德/意/志,我剛剛在想一件事情。”



“嗯?”



“要不……我們結婚吧。”



“……呃……咳咳……”



“……好啊。”





—END—



後記:



=W=嗯哼有沒有被甜到?

其實題目和文無關啊是吧【掩面笑,甜到的話我會很開心的TWT因為我老是寫虐文自己都覺得太心累了。

不過……按照俺的歷史控特性……如果法獨想寫個本本的話……還是虐的吧【死……

以上XDDDD

留言:

我无比哀伤地说我想看虐……
下次历史向吧历史向!我会好好爱你的~
啊………………对于法叔咱是BG党于是我是来打酱油的……
啊太太我是来搭讪的(羞)
这篇好甜好甜啊,被治愈了
我的法独魂可是默默超过普独呢,能看到法独真是太好了~
感觉法叔不管配谁都会被虐到......命呀!
o(╯□╰)o
>hisa

搭讪吧来吧【敞开怀抱
=x=

>橙香酒
哦漏……虐的是本子里的俺贴出不能【死
我被你治癒了。(认真无比)
好甜好甜!!好甜的法独!!
你终於甜了一把,平时多虐啊你......
而且这次没有工口!!??
姑娘你!!出乎我意料啊!!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发表留言

  • URL
  • 留言: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http://jokieliu.blog126.fc2blog.us/tb.php/17-0393c30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