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数器 现在的阅览人数: Gloomy laboratory:【普独中心】Befehlen zu gehorchen(半架空,军官设定)>>>one
设定:
玩游戏得来的灵感=w=。
目前想的是普/独中心小少爷上镜多,打酱油的也多,但是暂时不能确定打酱油的具体有哪些。
可能会冲到15R但是绝不可能18R掉的东西。
如果这篇阿西再娘了请随意拍砖我不会有一点怨言因为这篇是我用来调剂的。
没错篇会是连载,准备一个月消灭了它【可能吗!!!!
TVT希望我能做到日更吧……我能行的……真的【个P

顺便说题目的意思是“服从命令”这样=V=。
背景是二战后的德/国,半架空的意思是虽然是这样但是那个德/国不是三次元的那个德/国,也就是说历史事件什么的可能也不一样,也许会出现“什么那个时代有电脑!!!有隐形眼镜!!!”这种神奇的事情=_=,我想要的只是个战后被分裂的国家背景=x=。只是某方面相似然后人物也都仅仅是人物不是国家好吗。
架空好物啊【抹眼泪。
那么就这样~
>>>One

致小少爷
本大爷在路上看见了美极了的风景。
一路上不停的有小鸟袭击本大爷帅呆了的脑袋,但是本大爷对那些可爱的小家伙不予计较。
事实上,本大爷早就到西德了。
路上本大爷一直在想着本大爷现在已经长大了的WEST。
怀念小时候那个金发的软绵绵的像团子一样可爱的小WEST,但是长大了的WEST也应该是和本大爷一样帅呆了——虽然还没见到就是了。
本大爷觉得,WEST一定会在见到本大爷的第一时间向着帅气的本大爷扑上来。
‘哥哥,我好想你。’
然后本大爷就非常沉着冷静英俊帅气的抱着我亲爱的WEST。
‘啊,哥哥也很想你呢。’
然后帅呆了的本大爷就可以把长大了的WEST一个公主抱领回家。
——虽然领回家可能还要一段时间。

火车颠簸的太厉害,本大爷帅呆了的字迹都变得像小鸟的爪子写出来的。
于是就暂时到这里为止。




帅呆了的吉尔伯特·贝什米特



1949年12月4日帅呆了的明媚上午



罗德里赫皱了皱眉,将那一封信折叠然后收进衣兜里。
“真是个——笨蛋先生。”
知不知道这封信到罗德里赫手里得费多大的周章,以及知不知道这样难得的机会应该写些什么内容,甚至于知不知道他的真正任务不是去接他的弟弟。
不过,最关键的内容总算是知道了。
4日的上午在火车上并且已经到了西德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军营。
“路德维希……”
罗德里赫默默念出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也许就是一切的变数。

1949年12月5日,下午。
刚刚结束早间的训练,路德维希被通知到上校办公室去一趟,据说是上校将指派任务给他。对于长官的直接指派路德维希已经算是习以为常,甚至于对走廊上军衔比他低或高的人的纷纷侧目也可以泰然处之。
无论如何,能以如此年轻的年龄攀升到上尉的军衔已经足够作为被注意的资本,况且那位上校似乎相当喜欢这位金发碧眼的年轻日耳曼人。
“上校,您找我。”
路德维希对着面前略微显得苍老但不失威严的长官行了个漂亮的军礼,然后笔直的站立着等待长官的指派。
期间他注意到了长官身边的那个人。
相较于一丝不苟的站立着的路德维希,那一位有些趾高气昂的样子让路德维希格外的不舒服,军帽有些轻微的歪斜的弧度,但并没有让他看起来有什么邋遢,反而让人有种很适合他的感觉。
但是,这样的人并不适合路德维希的口味。
他更欣赏严谨的军人。
“路德维希。”
上校念到路德维希名字的时候,他答了一声“有”。
这一刻长官身边那个人有些反映强烈的猛然把目光转向路德维希,那炽热的目光让路德维希感到一丝意外,但立刻那个人就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自嘲的摇摇头,然后目光回到先前一直随意扫视房间的状态。
对路德维希这个名字抱有好奇心的人不止他一个,所以对于刚刚突如其来的关注路德维希并没有过于的在意,他继续听着长官的发言。
“这位是吉尔伯特·贝什米特,今天被调派到我部的上士。”
说着上校指了指身边的人,路德维希会意的对那位吉尔伯特先生行了个注目礼,然而那位先生连对上级军官的回礼都没有,路德维希再次皱眉。
“因为对我部还不太熟悉,从今天起由你指导他几天,明白了么。”
“是的,长官!”
又是一个漂亮的军礼。
“啊,多多指教。”
直到这个时候吉尔伯特才漫不经心的这么应了一声。

不得不说是,相当糟糕的初次见面。

啧——
“路德维希。”
“那个混蛋肌肉男怎么可以叫这种帅呆了的名字。”
躺在刚分配的单人间的床上,吉尔伯特轻声抱怨着。
离开了上校的办公室,那位路德维希上尉毫不客气的一路走一路指正他的种种不是。诸如军帽是军人的重要象征上面有军徽必须严肃对待而你这样歪斜的戴着是相当的不严谨的行为对于军人而言简直是耻辱如果你是我的直属下属我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情,又诸如作为个人我并不强求谁对我的尊重但是作为上级和下级之间理应的礼仪是必须的因此上校办公室里你目中无人的行为也是相当的不严谨……再诸如……算了不想那么多……
这样的死板的家伙怎么能理解帅呆了的本大爷。
但是……
在听到路德维希这个名字的一瞬间,自己的确是在那个家伙的身上看到了小时候分开的弟弟的影子。
耀眼的金发,莱茵河一般的眼睛。
WEST……
小小的WEST,会常常粘着哥哥的WEST,想要永远抱在怀里不分开的WEST。

“呜哇——!”
吉尔伯特抱着枕头狠狠的在床上翻滚着。
“本大爷是混蛋啊混蛋啊混蛋啊,怎么可以把那家伙想象成WEST啊!”
“我的WEST就算长大了也不可能是那种样子!”

本大爷日记
本大爷到了军营了。
本大爷染了头发也一样帅呆了。
本大爷染的是小鸟一样的亚麻色=V=,还戴了隐形眼镜哦,因为那些家伙说本大爷帅呆了的银发和红瞳太显眼。
显眼又怎么样,本大爷就算染了头发挡住眼睛也一样帅——呆——了。
最后本大爷的弟弟就算长大了也千万不能成为那个名字和你一样的家伙那样,不然哥哥会伤心的T3T。
明天继续扫荡军营去找本大爷可爱的WEST~

呼~
写完日记吉尔伯特放下笔躺了下来。
虽然是好不容易安排到的单人间,但是……
啧,床板真硬。

路德维希做了一个梦。
梦见好大的一片花田,他仰躺在花田里,仰望着湛蓝湛蓝的天空。
他看见天空的颜色一点一点被一抹更为耀眼的银色取代,他看见深邃的红色眼睛,他甚至看见那个人在说着什么。
“————————”
什么……?
他看见他的口型,但是什么也听不见。
“——————”
他在梦里失掉了冷静和判断力,他觉得自己的思维像个小孩子,他甚至急的快要掉下眼泪。他尽量仔细的辨别那不断重复的单词,想从中知道那个人是谁,他的眼里不断出现银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眸,但是他怎么也不能拼凑出一张完整的脸。
他只能持续不断的辨认他的口型。
“W——E——S——T——”
他在梦里泪湿了眼睛。
“哥哥……?”

然后路德维希醒了,醒了之后觉得有些头痛。
“啧……又是那个梦……”
这是什么梦,不对其实他更想知道这梦说明了些什么。
这个梦已经反反复复出现了无数次,小时候甚至会在这个梦中哭着醒来,长大后次数逐渐减少,这次做这个梦已经算是久违了。弗洛伊德说梦是潜意识的反应,所以他急于想知道那个梦里被自己叫做哥哥的人是谁,他想了解存在于自己意识深处的那个人,如果说——那个银发红瞳的人真的存在。

这个梦,是在那名叫做吉尔伯特的上士来到军营后再次反复出现的,但是路德维希并没有注意到这微妙的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梦的原因,晨练的时候觉得有些许的烦躁,而那种烦躁在看到队伍末尾的吉尔伯特之后达到最顶点。
“贝什米特上士,出列!”
发出不容拒绝的命令,路德维希一脸怒容的目视着吉尔伯特踏着漫不经心的步子从队列中上前一步。
这个时候应该回答‘有’,然后迅速踏步出列,贝什米特上士。
强忍住对某人亵渎军规做法的怒意,路德维希将目光锁定在吉尔伯特仍然有些许歪斜弧度的军帽上。
“请对此做出解释,贝什米特上士,作为您的长官我实在很难理解一个人如何把一个简单而愚蠢的错误重复两次。”
如果说是一般的士兵,面对一向以铁一般严苛的执行军纪著称的路德维希上尉,一定是笔直站立着动也不敢动一下。然而他面前是吉尔伯特,一个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男人,况且他也正因为昨晚的硬床板带来的腰酸背痛而持续着清晨的低气压。
再补充一句,路德维希也好吉尔伯特也好,对彼此都没有任何能称为良好的印象。
罗德里赫在出行前严正的警告过,笨蛋先生,无论如何请记得您的任务,不要在对方的地盘上惹出任何意义上能成为麻烦的事情。
但是,这显然没有对吉尔伯特产生哪怕一点点的约束力。
“本大爷才没有这样的义务,对毫不能理解本大爷帅呆了的审美的家伙,解释本大爷帅呆了的行为。”
他甚至一不注意就揭开了那层谁都看得出来而就是不说的帘子。
“呐ムキムキ,找那么多茬说白了你只是看本大爷不爽?因为本大爷实在是帅——呆——了!”
当然除了最后一句。
这位贝什米特上士不怕死的言论惊呆了其他笔挺站立着的士兵们,那家伙疯了?!这可是在以鬼一般严苛著称的路德维希上尉面前,士兵们心中默默为这位新来的上士祈祷,不要死的太惨。
“好,非常好。”
路德维希强忍住快要喷涌而出的怒意,眉峰间拧成一团,目光却离开了贝什米特上士,转向其他的士兵。
“你们大家都看好,今天的晨练不需要你们汗流浃背了,只需要在这里看着。”
说着,路德维希上尉脱下了自己的手套交给某一位士兵。
“由这位帅……咳咳……帅呆了的贝什米特上士,以及我,亲自示范贴身格斗技。”
话说得再多,不如拿出真本事来。
路德维希一向信奉这一条。
恰巧,这也是吉尔伯特一贯的原则。
“哈啊,要和本大爷动手?谁怕谁啊!”

而后的事情发展出乎两个人的预料。

话音刚落,对方就敏捷的攻了过来,右腿的动作似乎是想来一个侧击。第一个动作就让路德维希大吃一惊,相当的……熟练,这家伙并不是单单只有嘴上功夫。因为开初的大意路德维希有些慌忙的用手臂吃力的挡下了对方的踢击,不过这样一来也大抵摸清楚了吉尔伯特的实力。
接下了那一踢之后,路德维希顺势扯住对方的小腿将对方拉近自己,然后另一只手握拳就要朝着吉尔伯特帅呆了的脸给一记重拳。而就在那个时候被扯住小腿的吉尔伯特,仍然能够迅速做出正确的判断并且敏捷的大幅度后仰使那一拳落空。
几个回合酣畅淋漓的交战,从最初互殴一般的心境似乎渐渐有了转变,士兵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似乎永远也不知道谁在上风谁在下位一般瞬息万变的战局,甚至觉得自家路德维希上尉也好,那位吉尔伯特上士也好,嘴角都渐渐有了笑意。
他们暂时是不会明白那两人的心情。
棋逢敌手,两人似乎都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甚至渐渐对刚才还互相看不顺眼的对方有了敬佩之情。
这一战一直持续到午休的哨声吹响,从清晨到现在,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
其结果是,不分胜负。

浑身上下被汗水打湿透,还稍微有那么些鼻青脸肿的路德维希和吉尔伯特终于罢手,互相看着对方有些狼狈的样子弯起了嘴角。
最后不知道是谁提议去歇会儿下次再继续,现在不如找个酒馆去喝杯啤酒。
于是路德维希手下的士兵们破天荒的有了一下午休息时间,因为他们的长官已经不知道醉到了哪一个星球上去。

相见恨晚,这四个字形容绝对没有任何差错。
脸已经通红的吉尔伯特将一只脚踩在酒馆的椅子上,一只手撑在那条腿的膝盖上,面朝着旁边座位的烂醉如泥的那谁“啊哈啊哈”的大笑着。路德维希一旦酒醉就如同换了一个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上尉的软肋,一反常态的陪着吉尔伯特“哈哈”的笑着。
“二十岁!!!”
吉尔伯特忽然大叫起来,以不可置信的表情朝着路德维希看了又看。
现在的年轻人都长得这么高大的吗?
虽……虽然说吉尔伯特也只比他大了四岁,但……但是这身高差距也太……太……
有那么些不甘心。
“啊,是的……二十岁。”
说道年龄的问题有些酒醉的上尉并没有起初的那些严苛的语气,而是真的如同一个二十岁的大男孩一样有些腼腆的低下头继续灌酒。
“也有人说不太像呢。”
啊,说起来WEST也该是20岁了,但是……
吉尔伯特的目光又继续在这个和自己弟弟有着同样名字的年轻军官的脸上。
名字一样……连年龄也……
是巧合吗?
不……不会吧……我的WEST小时候明明……明明……
“呐,路德……我说……”
(因为不想叫全名也不想叫军衔于是随意用了昵称。)
“你有没有兄弟之类的?”
吉尔伯特问得小心翼翼,他甚至有些搞不明白自己的心情。
弄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如果说……承认那样小小的可爱的软绵绵的WEST长大是这样的……这样的ムキムキ,绝对不要啊。
事实上,除开偏见成分的话现在面前的路德维希也是相当的出色,但是那位笨蛋哥哥实在是无法想象自己小时候抱在怀里的那个小小的金发孩子,会有一天比他还高大,甚至太过于优秀。
吉尔伯特所搞不清楚的,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所抗拒的,才不是什么身高之类的,而是太过优秀的自己的弟弟。
他屏住呼吸,看见那位路德维希缓缓的放下啤酒杯。
“兄弟之类的……”

“……没有吧。”

听着路德维希的回答,吉尔伯特喝干了那天的最后一杯啤酒。

虽然是一起去的酒馆,但回到军营是一前一后。
吉尔伯特摸摸衣兜发现没钱于是丢下烂醉的路德维希上尉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回去了,路德维希上尉醒来从酒保那里听到如上情况只得一个人付了钱在深夜走上回军营的路。
深夜的路不太好走,况且是对于一个还沉浸在醉意里没有完全清醒的人。
他头一次觉得原来在行走中也能做梦,啊不对,这个梦在和贝什米特上士喝酒的时候就开始反复出现在路德维希被酒精麻【百度】痹的脑子里。他变成一个小孩子,不断的置身于那一片花海里,他的银发红瞳的哥哥叫着他从没听过的昵称“WEST”。
这次的白日梦里甚至新增加了没出现过的内容。

银发红瞳的哥哥。

“WEST……”

“ich bin Schnappi, das kleine Krokodil
Komm aus ?gypten, das liegt direkt am Nil
Zuerst lag ich in einem Ei
dann schni-,schna-,schnappte ich mich frei”

……是什么?
童谣……吗?

就在白日梦入侵的时候那位贝什米特上士问他有没有兄弟。

他踌躇了很久,他说……没有吧。

是吗?
是吗……没有吗……


(>>>one END)
—TBC—

第一章居然两天就更完了……
每天一更……一更三千字……
呜哇我到底是【掩面

这里顺便对前面的情节稍微解释一下。

Q1,关于东西兄弟为什么没有互相认出来。 A:吉尔认不出来是因为他单纯的不承认自己那个小小的弟弟长大变成比他还帅的路德罢了=V=。【被大爷殴
路德为什么认不出来呢,甚至还像不知道自己有个哥哥,这是秘密【剧透不可。

Q2,关于大爷的头发和眼睛。

A:因为这并不是个单纯的狗血的兄弟认亲的故事,大爷也不(只)是来找弟弟的,他是有任务的小鸟=V=,所以不能太显眼的跑到别人地盘上去。但是——问题来了,大爷那头发和眼睛在哪里不显眼啊,所以染发挡眼是必要的,也就是说染发和戴隐形眼镜是在见到路德之前的事情。所以路德就算梦里反复出现银发红瞳的哥哥,也无法联想到眼前亚麻色头发的吉尔伯特。

Q3,关于第一章末尾的那首童谣。
A:是德/国的一首童谣哦,很可爱的=V=。
全部歌词以及翻译在这里
Ich bin Schnappi das kleine Krokodil 我是鳄鱼宝贝小赖皮
komm aus Agypten, das liegt direkt am Nil 来自尼罗河畔的埃及
zuerst lag ich in einem Ei 本来我躺在一颗蛋里面
dann schni schna schnappte ich mich frei 然后就这样咑咑咬咬地来到这个世界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 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 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Ich bin Schnappi das kleine Krokodil 我是鳄鱼宝贝小赖皮
hab scharfe Zahne und davon ganz schon viel 我有尖尖漂亮的牙齿
ich schnapp mir was ich schnappen kann 我不放过所有我可以咬的东西
ja schnapp zu weil ich das so gut kann 咬啊咬因为我就是这么厉害啊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 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Ich bin Schnappi das kleine Krokodil我是鳄鱼宝贝小赖皮
ich schnappe gern das ist mein Lieblingsspiel 我喜欢咬啊咬这是我最喜欢的游戏
ich schleich mich an die Mama ran 我偷偷爬到妈妈的旁边
und zeig ihr wie ich schnappen kann 然后表演我有多会咬给她看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 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 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ich bin Schnappi das kleine Krokodil 我是鳄鱼宝贝小赖皮
und vom schnappen da krieg ich nicht zuviel 这样咬啊咬其实我没得到什麼
ich beiss den Papi kurz ins Bein 我轻轻咬一下爸爸的脚
und dann dann schlafe ich einfach ein 然后呢…然后我就这样睡着啦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 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 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 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schni schna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i schnapp 咑咑咬咬小赖皮小赖皮小赖皮咬啊咬

以上=V=
明天继续~【日更赛高

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发表留言

  • URL
  • 留言: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http://jokieliu.blog126.fc2blog.us/tb.php/18-9c623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