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数器 现在的阅览人数: Gloomy laboratory:【法英】情书(是的……竟然是全年龄甜文)
写在前面的废话:
事实上……这是秘宝爹点的文……
事实上……这是咱第一次写法英【历史背景没有!剧情也没有!】……
事实上……这文很废……
事实上……您可能会被雷到……

以上【作者它它它死了


海上的旅途生活好像并不怎么讨亚瑟的喜欢。
纵使他有相当霸道的海上爪牙,但就他本人来说,日日在海上颠簸是一件很令人烦躁的事情。就算这破船快要靠岸了,他也无法以悠然的心情目视岸上那群脸上写着“接亲友”的人。
没有。
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
祖母绿的眼睛一一扫过那一排排人头攒动,没有找到某张下流的脸。
他皱了皱眉。
船靠岸后陆陆续续有人下去了,而这个不怎么喜欢船的他竟然坐在那里没动,并且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因为太累了——他堂堂大英帝国,可不会为了某个下流胚子而赌气。
一坐就是很久,直到有人拍了他的肩。
他放下原本托着腮的手,转过来看见安东尼奥的脸。

“怎么不下船呀,俺还以为错过了呐。”

亚瑟站起来。
“有些累了罢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
“法/国果然……咳……他真忙啊。”

安东尼奥搔了搔短短的卷发。
“法国他啊,好像去处理那封啥来着……”

他继续说。
“情书?”

说完后他住了嘴。
看看亚瑟这张脸就知道,一场大战……又要爆发了吧。

亚瑟•柯克兰回到了他的白金汉宫,虽然不知道是哪位小姐如此没有品位的给弗朗西斯那裸奔爱好者写……情书,但别人的情书当然比一点魅力也没有的刚从美洲回来的亚瑟•柯克兰重要。
真受欢迎啊……弗朗西斯那家伙。
啧……
有时候亚瑟也不得不承认弗朗西斯一旦收敛起轻浮的表象,举手投足间绝对比他更像一个绅士。
比如在皇家舞会上忽然走到你身边,托起你的左手,在手背上印上一吻,然后用那蔚蓝的眼睛望着你。
“能单独和您喝杯酒么,柯克兰小姐?“
如果没有最后那个莫名其妙让人生气的称谓,亚瑟倒真的很愿意被他牵着手,避过人群到一个吹着凉风的阳台上,做一些……等等,想什么呢!
及时掐断了自己走错路的思维,亚瑟•柯克兰不禁再次皱起了眉毛。
那个滥情的混蛋,现在又在和谁把如上情节如法炮制呢?
可恶。
亚瑟•柯克兰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跟那该死的弗朗西斯说再见。或者说,干脆跟那什么法/兰/西断交吧!大/英/帝/国才不需要这种朝三暮四的邻邦!
亚瑟•柯克兰一再提醒自己不要再想某人,但某人磁性的声音以及面容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眼前。幻觉么?一定是吧。亚瑟闭上眼睛,在心里一遍遍的数着“可恶“。

“啪——”

数到第十五个“可恶”的亚瑟•柯克兰终于吃了一惊,差点咬到舌头。
于是睁开眼,看到某朝三暮四见异思迁的混蛋真的在面前。
看到之后就不自觉的觉得很委屈。
觉得很委屈所以不自觉的涌出了眼泪。
涌出的眼泪很倔强的堆积在眼角,拼上最后的尊严亚瑟•柯克兰绝对不要让某人看见自己的哭样。

“你、你来干什么!出、出去啦,我才不想看到你!”
倔强的把头扭向一边不肯看看某人,事实上柯克兰先生的脸早就红透了。

“哥哥我才想问你干什么呢。”
某罪魁祸首叹了口气,就像他特别无辜的样子。
“叫你半天也不答应。”

亚瑟•柯克兰对某人如上的无辜的反应尤其的不满意,至少……至少某人应该带一点,哪怕是一点乞求着亚瑟先生原谅的态度。而他却一副全然无辜的样子。
于是更不想看见他那张下流的脸。
“我、我怎么了才不要你管,反正,反正也和你没有关系!”
说着说着就住不了嘴。
“什么嘛,明明知道的,明明你是知道今天我会回来的。”
“明明,明明那么久没有见面了,明明我……可恶……亏我在美洲还那么想念你。”
“结果,结果你竟然在我回来的时候和别人鬼混!”

某人微叹了一口气,托起那张涨的通红的脸,用唇堵住了那无休止的碎碎念。
工口大使亚瑟•柯克兰先生可能在吻技方面还需得向某人学习呢,总的来说,不够奔放的亚瑟先生很快败下阵来。
那个吻结束之后亚瑟的脸比之前更红扑扑了,慌忙用手擦拭着留有另一张唇触感的嘴角。
但是他依然在赌气。

“我说,谁说我在和谁鬼混了。”
某人用舌舔舐亚瑟泪湿的眼角。

而亚瑟先生却推开了某人凑得过尽的脸,尽力保持自身“还在生气”的状态。
“不是收到情书了吗,少来。”

某人听到了关键词。
情书……?
原来如此。
听到之后某人忍不住的噗噗噗的大笑出声,然后亚瑟•柯克兰先生很想一掌拍在某人脸上。

但是最终他没有拍那一掌。
某人说。

“我的小绅士,亚瑟•柯克兰先生。”
他说。
“那封情意绵绵的情书,可是写给您的。”

亚瑟•柯克兰先生愣住了。
“我……我的?”

“没错。”
某人从口袋里掏出那封信,很明显,已经被拆开过了。
“虽然说偷看别人的信件不是哥哥我该做的事情,但是啊……”

亚瑟•柯克兰端详着那封信,那封被特意写上大大的“给亚瑟•柯克兰先生”的信件上尽是火辣辣的词语。诸如那开头,“和您一起睡的日子太快乐了”,还有那要死不死的中间,仅是朝夕相处的美好回忆,以及结末,热烈的告白,“真的非常的爱着您”。

“但是啊,看到是写给你的……哥哥我竟然当了坏人。”
某人实际上也在别扭着。
“也就是说呢,不来接你,也算是哥哥我在赌气吧。”

那个下流胚子竟然在赌气???!!
事实上亚瑟•柯克兰非常高兴自己有此殊荣。

“现在请您解释一下吧。”
某人和亚瑟突然掉转了立场。
“关于这封热情的情书内容。”

“诶诶,事实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说不知道就可以了么?哥哥我可是很伤心啊。”
“小亚瑟你到底和谁同床共枕如此长的时间,把哥哥我给忘记了么?”

“诶诶,这……我真的是什么也……”




多无聊的争吵。
房间里的小精灵们瘪了瘪嘴。


事实上两个笨蛋都应该好好看完那封情书……以及末尾的署名。


……

您永远的弟弟

阿尔弗雷德•F•琼斯 ”




(情书,法英,END)

后记:

甜文什么的,完全苦手!!!!!!!!
所以说秘宝乃不要打我,我尽力了……
于是说最后结局是人家子米给亚瑟妈妈的感谢信啊,乃们俩笨蛋脑子里全是工口所以才会觉得是情书吧。子米会哭的哦!
以上,英米才是我的愛啊謝特!

留言:

发表留言

  • URL
  • 留言: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http://jokieliu.blog126.fc2blog.us/tb.php/9-9a691468